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亿欧有部分删减2019iyiou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时尚

12月14日,由亿欧公司主办的“2017亿欧创新者年会-汽车后市场峰会”在北京·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多位行业重量级嘉宾出席了本次峰会,并在现

12月14日,由亿欧公司主办的“2017亿欧创新者年会-汽车后市场峰会”在北京·中国大饭店隆重举行。多位行业重量级嘉宾出席了本次峰会,并在现场就汽车后市场线下服务、产品创新、模式扩张、盈利能力、一级市场投融资动态、产业互融等话题展开分享与讨论。

峰会现场,亿欧汽车频道主编杨永平主持了主题为“科技互联巨头入场,汽车后市场创业的窗口期还有多久?”的圆桌对话环节,乐车邦创始人兼CEO林金文 、花生好车副总裁缪丽民 、华平投资执行董事胡正伟参与了本次对话。

林金文:巨头入局后市场可以推动市场走向成熟,然而每个创业公司都不愿意自发形成产业链,因此短时间内很难爆发式增长。

缪丽民:汽车新零售目前还没形成一个固定的模式,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会让前端市场出现很大的变化,从而推动后市场的变革。

胡正伟:共享汽车、新能源汽车的出现,一定会给后市场创业公司带来新的机遇,创业公司面对机会首先要修炼内功。

以下为对话实录(经亿欧,有部分删减):

杨永平:近期,京东发布了京东汽车无界服务战略,无独有偶,阿里在汽车后市场也早有耕耘,在巨头面前,行业人士持不同观点和看法,争议多的就是创业公司该如何寻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接下来,让我们来听听业内专家的看法,有请乐车邦创始人兼CEO林金文,花生好车副总裁缪丽民,华平投资执行董事胡正伟。三位嘉宾,你们认为后市场创业公司该如何寻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胡正伟:整个后市场其实挺热闹的,首先是京东投资,然后阿里也开始在B2B领域布局,巨头入局会对后市场产生什么影响?

林金文:我认为,科技联巨头介入后市场,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并不完全是坏事。巨头进入这个领域本身就释放了一个很好的信号,说明后市场正在走向成熟,所以受到了巨头的青睐。巨头们在流量,服务能力,店面管理方面有优势,但我对整个后市场仍然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个是流量,毫无疑问,巨头比任何一个创业公司都有流量优势。

第二个是供应链,首先,京东拥有强大的一站式配送能力。其次,它有强大的仓储能力,可以管理百万条SKU,SKU数据是不断变化的,京东可以通过数据的变化完成对线下的把控。这一巨大的优势,对于后市场创业者来说构成了不小的威胁,因此,后市场将会迎来一场巨大的洗牌,前景如何,我的态度是谨慎的。

巨头的服务往往是标准化的,而用户的需求是多样化的,服务落实到线下门店以后,巨头们的店端品控整合也需要一段时间,而创业公司可以利用这段时间休整,反观现在的创业公司,每个零散服务商都有不同的投资人,这些人是逐利的,因此不愿意自发形成产业链,在这种情况下,我对整个后市场短时间内爆发式增长持谨慎态度。

缪丽民:实际上,从2015年开始,巨头就已经开始入场了,也就是说,巨头入场是早晚的事。介绍一下花生好车,我们的定位是新零售公司,也就是说,我们是靠模式生存的公司。

巨头入场,如果模式对了,就会有所助力。但据我个人观察,巨头还是以电商的方式看待后市场,把服务切分成服务跟产品,这个逻辑难走得动。因为电商可以控制好产品,但无法控制服务,而用户又不能人人都成为专家,也就是说,对于后市场而言,服务才是重要的。花生好车将眼光放在新零售,新零售本身就是一个开放包容的体系,不管是巨头还是创业公司,谁能建立这个体系,谁就能突围。

胡正伟:在之前的创业浪潮里面,出现了很多平台型的企业,巨头进来之后,后市场会发生整合吗?是巨头整合已有的玩家,还是玩家之间相互组合?

林金文:整合是必然的,即便没有巨头参与,玩家之间也会相互整合。现在,整个行业产能极度过剩,服务水平参差不齐,本身就有整合的需求。巨头进来过后,一定会淘汰一部分竞争力弱的服务商,从而加速整合。胡总是做投资的,你也许会看到,三到六个月内,一定会有很多小的创业公司拿不到“饭票”。

缪丽民:我非常同意林总的观点。但是如何整合,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相对来讲,B2B是比较成熟的模式,因此京东收购了淘气档口,巴图鲁也拿到投资。但是B2B跟电商差别很大,因为电商的模式是B2C,尽管电商对产品的把控能力很强,而且价格也相对透明,但是电商更多的是在向客户售卖原材料,而后市场又是一个重服务的战场,因此电商的套路运用在后市场就未必行得通,因为用户在后市场的消费频次特别低。

胡正伟:淘汰即将开始,后市场企业应该怎样修炼内功?

林金文:,找好适合自己的赛道。乐车邦是草根创业者出身,基础很差、钱很少。我们就找一个不需要烧很多钱的模式。所以重要的是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模式,这是前提和基础。

第二,不停打磨产品,产品直接决定了公司的生与死。在过去两三年中,伪需求太过泛滥,很多公司不愿意用心打磨产品,于是他们在2015资本年寒冬中倒下了。

第三,提高经营效率,我管理企业的时间很长,我觉得,低效的大团队是管理者的耻辱,乐车邦总共191个员工,今年的交易流水达到了数亿元,单人的效率产出是非常强的。从第二季度开始以后,我们有两个新模块,虽然现在还是赔钱的,但是总体而言是一个正向现金流,能够自给自足,只不过资本的介入让我们加速发展,这也是经营效率的体现。

第四,要学会算账,烧钱也好,不烧钱也罢,重要达到什么目的,一定做到心中有数。我刚从传统企业来到互联公司的时候,对一切都不太懂,就不停地在广告和营销上花钱,简单地认为只要多做宣传,订单就一定会多起来,但终发现,这样做只能让自己离死亡线越来越近,做产品的周期是非常长的,没有办法就一蹴而就,因此,后市场服务商更要修炼内功。

缪丽民:现在,后市场服务商的模式都还不明确。用户买车之后的选项都很极端,一个是图省心,把所有服务交给4S店。另外一个选项可能自己成为专家,去挑选维修厂、维修技师。但实际上,这两个选项都不是的方案,用户需要的是一个又省心,成本上又可控的方式。

花生好车是融资租赁方式,在买车环节已经让用户享受到了汽车金融的好处,我们也希望能跟广大的汽车后市场创业者一起来思考,怎么去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服务体系,谢谢。

杨永平:请问胡总,作为资方,曾经投资过摩拜、蔚来这样的企业,那么,您认为什么是行之有效的后市场服务体系?

胡正伟:我认为,未来几年,我们的投资会经历一个由窄到宽再到窄的过程。一开始,后市场上没有几家企业,我们也无的放矢。慢慢地,玩家多了起来,可供投资方选择的机会也增多了,但终保留下来的一定是几家找到了行之有效的模式的公司。

像摩拜这样的公司,它解决的只是交通出行中的毛细血管问题,没有涉及到大动脉。我们认为,未来的赢家应该是在电动车行业里做得的企业。我们觉得B2B应该是一个可以长期发展的模式,谁做的早,谁把数据库和供应链对接上,谁就能成功。

杨永平:华平投资是一家PE(私募股权)基金,投了很多成熟期、偏后期的项目,面对京东、阿里、腾讯这样的产业巨头,通过战略投资的方式开始布局扩张版图,市场上PE、VC类财务型机构会不会很焦虑?

胡正伟:大家的角度其实不一样,巨头可以帮助企业的早期发展,我们到后面再投也是没问题的,因此我认为,我们和巨头之间更多的是合作而不是竞争关系。

杨永平:请问林总,林总作为传统产业跨界互联的代表人物,如何看待京东、阿里等这样的巨头逐步开始向您所从事的产业细分领域渗透?焦虑吗?

林金文:毫无疑问,巨头介入,肯定会逐步向细分领域渗透,我是怀有敬畏之心去看待巨头的。但是,既然选择了创业,那就要不断修炼内功,专注于某一个细分领域,我们坚持认为,未来十年,真正的盈利模式会在4S店中孕育出来,因此乐车邦的眼光更多还是放在4S店,这就是我们的生存基础。

我敢说,几年之后,后市场领域中很少有企业能和花生好车竞争,到那时候,再谈和巨头站队的问题也不迟,但是巨头也不是什么都能做的,我们深耕某一个领域,就一定能和巨头展开局部性竞争。

杨永平:现在,新零售的概念很火,请问,花生好车打算如何将新车市场和后市场联系在一起?因为有人提过,后市场没有新零售,因为后市场终端是特别不好定义,大家怎么看这个问题?

缪丽民:关于汽车新零售,我认为是热点重叠了,新零售本质上是线上线下结合,而汽车新零售更多是指传统的汽车零售之外新的零售方式,特别是指融资租赁的方式。做后市场应该关注一下前端,如果前端没有变化,没有调整,后市场也会非常难做。

以前,我们的客户很多都是从4S店流失出来的客户,品质不那么优,对性价比的要求不那么高,这就很难把自己的品牌做好。新零售的出现给后市场带来的首先是机会,这可以让后市场和前端更加紧密的结合,更深入地了解新车用户的需求。第二,新零售公司还在起步阶段,虽然我们做了三年,但是我们依然认为我们是一个创业公司,因此我们始终保持开放、包容、协作的心态。

杨永平:巨头入场,后市场的窗口期可能还有多久?

林金文:比如说维修保养,我就不认为窗口期很短。维修保养市场在快速增长,4S店生存状况很艰难,淘汰一部分过后,留下来的会稳定下来。淘汰结束后,谁能建立起托管服务络,谁就能抓住机会。

杨永平:缪总怎么看待个问题。

缪丽民:我非常赞同林总意见,巨头入场是一种赋能,会吸引更多资本和用户流量。我们需要关注是如何将资本转化成服务能力,将流量转化为定单。

胡正伟:我觉得后市场是一个SKU特别大的行业,所以巨头也很难完全占有市场。大家反而是应该想一想,若干年之后,如果电动车和自动驾驶来了之后会有什么影响,当然,这是以后的事,但是到那时候,消费者的需求也会更加多样,而后市场入局者也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机会。

互动环节(嘉宾现场解答台下观众提问)

观众问题一:林总如何看待中国的汽车配件市场?

林金文:现在大部分用户采购配件的渠道还是在4S店,4S店的价格又高于快修店,因此大多数利润被4S店赚取。现在进入这块市场,那块有人切这块,我个人无法做出判断,但我觉得,随着后市场的增速提高,未来三到五年当中,4S店和快修店的机会会趋于均等。

观众问题二:请问胡总,共享汽车跟后市场之间会有连接吗?

胡正伟:共享汽车市场规模到底有多大,目前是很难定论的。但是,我觉得共享汽车跟后市场的联系肯定是紧密的。第二,共享汽车的出现会让维修需求变得不一样,因为共享汽车大多数都是新能源汽车。无论是对零部件的要求,还是对服务的要求,都会产生不一样的地方。

观众问题三:请问林总,目前4S店体系售后环节的利润比较高,但近几年来没有一家后市场公司做到了十分成功,请问他们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林金文:我不认为4S店利润很高,但是售后服务这一块就占到了4S店盈利的40%到45%,但是4S店的利益格局是很庞大的,总的来说,4S店的盈利可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巨大,因此,后市场中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至于什么样的模式有效,我自己也在探索。我非常认同胡总的说法,在某一种需求上持续发力,以此为导向,而不是比谁拿到的资本更多,这才能避免走弯路。

杨永平:谢谢台上三位嘉宾。

版权声明

凡来源为亿欧的内容,其版权均属北京亿欧盟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云服务成长史:微软、亚马逊、IBM能为中国企业带来什么启示
校园配送
2009年东莞社区上市后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