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多地出租车停运剑指打车软件专车动了谁的奶

2019年03月06日 栏目:教育

多地出租车停运剑指打车软件 “专车”动了谁的奶酪?作者:栗泽宇 来源:华夏时报图片来源于络2015年的周,沈阳、青岛、南京,

多地出租车停运剑指打车软件 “专车”动了谁的奶酪?

作者:栗泽宇 来源:华夏时报

图片来源于络

2015年的周,沈阳、青岛、南京,三座城市分别发生不同程度的出租车停运事件。而这样的情绪还在许多城市的出租车从业者中蔓延,一场波及面广的出租车停运风波正在形成。

《华夏时报》调查了解到,此次多地出租车停运中,出租车司机们将主要诉求集中在了打车软件上,而打车软件初恰恰是出租车司机喜欢和推崇的揽客工具。出租车司机与打车软件的关系在半年之中急转直下,从闪婚之后的蜜月期快速变成了闪离。

在这场出租车司机与打车软件的纠葛中,执法者站在了出租车司机的一方。但政府的表态并未起到太大作用,出租车司机终还是走上停运的道路,而打车软件却在人们对新事物的呼吁声中,面临着非法生存的窘境。

1月8日,交通部却公开表示支持专车服务,但同时要求专车软件公司应遵循运输市场规则,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

停运风波

1月4日,元旦后的个工作日,沈阳发生了出租车集体停运事件。

2014年年末的油价11连跌,让成品油93号汽油价格降到了6.2元/升,这低于沈阳为出租车燃油附加费收取而划定的标准,因此自2015年1月1日起,沈阳免征出租车燃油附加费。

免除燃油附加费,成为了那根稻草,积怨已久的出租车从业者们终于以停运这样极端的方式,成为全国媒体的焦点。

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沈阳城此次有千余辆出租车参与停运。这一数字与沈阳市超过21000辆的出租车整体保有量相比,数量并不算多;与以往发生在全国不同城市的出租车停运事件相比,规模也并不算大。但此次沈阳停运事件却在沈阳当地市民中引发了强烈的抵触情绪。

在停运者公开停运理由后,一则抵制出租车停运、号召一天不坐出租车的络消息在沈阳广为流传,发起者对抗议取消燃油附加费颇有微词。

事实上,调查发现,本次出租车集体停运事件的主要诉求,是针对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对既有出租车市场带来的冲击。

一位沈阳出租司机告诉《华夏时报》,打车软件对行业的影响来势迅猛。从去年九十月份开始变得特别明显,现在比以前收入能减少30%左右。该出租司机表示,虽然自己没有直接参加停运,但对停运者提出的诉求他全盘支持,参与停运的很多都是花几十万买牌照的车主,他们对这个行业可能更敏感些,而且能代表我们的利益。

1月7日,青岛部分出租车停运。1月8日,南京部分出租车停运。两起后续的停运事件同样将抵制打车软件列为核心诉求。

但与以往不同,沈阳出租车停运事件此次的诉求没有得到公众的认可,一场反停运运动在沈阳人的朋友圈同步兴起。抵制者认为,燃油附加费理应取消,而打车软件的专车服务明显好于出租车,应当鼓励。

考问专车

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诞生之初,颇受出租车司机的欢迎。由于打车软件的补贴让出租司机直接获益,使用软件又可以降低空驶率间接提高收入,打车软件与出租车行业曾有过一段美好的蜜月期。

但在2014年8月,某打车软件推出专车服务后,双方的关系却急转直下。沈阳交通局一位工作人员私下向《华夏时报》透露,在此次停运前,该局已经接到过有关专车问题的反馈。

而沈阳也是早对专车给予定性的城市之一。据公开报道,2014年11月初,沈阳市交通局曾召开发布会,表示专车服务涉嫌违反《沈阳市客运车辆租赁管理规定》。

沈阳市交通局相关负责人在该发布会上表示:它(专车服务)分两种情况:一是利用私家车从事专车服务,这个我们认定为非法运营的黑车;还有一种就是利用租赁车从事专车服务,这也是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因为租赁车指不提供驾驶劳务的车辆,现在它配备司机、然后从事出租车的业务,事实上也是违反了租赁的相关管理规定,一经发现也是要查处的。

在此之后,北京、济南、南京等地交通管理部门也分别表示,打车软件的专车服务为非法运营行为,会对从事相关服务的司机予以查处。

多地出租车停运剑指打车软件专车动了谁的奶

对此,滴滴打车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专车业务现在还是起始阶段,从开始到现在不到半年时间,肯定需要一步步进行自身完善和监督,我们也很希望能够在监管体系下健康发展,而不是一棒子打死。

该负责人表示,滴滴打车官方意见认为,目前多地爆发的出租车停运事件的根本原因并非专车服务的出现,因为在专车出现之前,出租车也因为各种原因停运,理由包括份子钱太高、牌照太贵等。现在出现出租车司机停运,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排挤专车,而是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的生活,降低份子钱、放开牌照管理等等一系列旧传统。

博弈升级

尽管各地交通局的表态让专车成为被执法的对象,但专车服务催生的市场并未停止,仅仅降生半年的专车也没有停止的意思。

封杀起不了作用,一直都是。上述滴滴打车负责人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隐晦地表达了滴滴打车对交通管理部门宣布其违法的态度。

一位南京出租车停运参与者对本报表示,目前的停运与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这是我们给管理部门的一次真正的警告,可能后面还会有其他城市(的出租车司机)响应。我们这个行业的确是国内发生停运多的行业,甚至可能是惟一的行业。以往我们是希望通过停运呼吁改善管理体制,但这次不同,这次是一个警告。如果管理部门不能改善目前我们的生存状况,我们会选择离开出租车行业,加入专车服务的队伍。应该说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罢运,不是以往的小打小闹。

上述滴滴打车负责人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专车从服务和车况上给乘客提供的服务,提升不止一个档次。司机在这样的市场环境里工作,要比在矛盾重重的出租车行业工作舒心得多。如果专车真的开始了,而出租车行业的份子钱不变化的话,估计会有很多出租车司机转变为专车司机。

事实上,专车服务在国际上并非没有先例。与专车服务类似的约租车一直是近年来国内交通界试图引进的租车服务运营模式,在国内这个概念被通俗地称为叫车。

但由于汽车租赁行业与出租车行业之间的利益纠葛始终未能厘清,约租车服务虽一直被提及,却难以落地。直到2014年11月7日,广州市交通委员会在举行约租车专项听证会后,才在国内首次决定投放3000辆约租车。而此时,打车软件的专车服务已被广泛接受。

这场传统与革新的争论,在2015年终于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