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苍雷的剑姬 第923章 不该出现的出现了

2020年01月08日 栏目:生活

苍雷的剑姬 第923章 不该出现的出现了我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冷静一下,否则肯定会忍不住拿东西往自己的脑袋上拼命招呼,哪怕已经回到了家里

苍雷的剑姬 第923章 不该出现的出现了

我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冷静一下,否则肯定会忍不住拿东西往自己的脑袋上拼命招呼,哪怕已经回到了家里也一样。要知道我失去的不仅仅是大奖,还包括了未来的幸福生活以及各种挥舞大把钞票装逼耍帅的机会,永远只能做一个平凡的战5渣,简直是糟糕透顶的结局。

别的不说起码我这两个月的零花钱该怎么办?宝贝妹妹梦云已经严词拒绝了本人的救助请求,至于常年被老妈管死经济的父亲大人的帮助则更是连想都不要想,难不成我这段时间只能喝西北风了吗?

又或者在周围随便找个熟人包养自己……感觉会出大事的样子果然还是算了吧——和皮尔森先不提,他们没可能答应帮忙不说反而会幸灾乐祸地看笑话;剩下的那些熟人,则全部都是女生。

总觉得立场完全反过来了好不好,虽然我不认为自己有包养她们中任何一个人的能力。

这种时候果然只能洗洗睡了啊。

下午由于梦云在里面搅合大家便没有登录游戏,而是选择了玩扑克,然后又看了会电视,等到傍晚的时候,梅姐终于回来了。

“怎么样,今天的会议有决定什么大事情没?”当明明是客人表现却没有半点拘束的梅姐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坐好后,我看着对方认真地问道,希望她能给自己带来某些好消息,“比如说学院的新校址已经确定了之类的?”

“奇怪,你小子不是一向讨厌参与这种事情的吗,今儿怎么突然变了?”梅姐疑惑地瞅着我愕然道,“莫非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内你企图对大小姐做些【哔——】的事情结果被艾蜜琳娜给阻止了并且成功惹得两人对你产生了厌恶从而觉得自己已经生无可恋了?”

瞬间满头黑线的本人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息道:“那些【哔——】的事情才没有啦,不过生无可恋倒是真的。明明是我先的,知道准确的号码也好、专门把它们记下来也好……啊呸,这句不算。总之如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自暴自弃了,哪怕梅姐你把我丢进魔鬼训练营也无所谓。”

女汉子这回是真的感到了惊奇的样子,连忙坐正了身子看着旁边的蓝羽学姐问道:“大小姐。到底出什么事了?”

“呜喵,好像是小翼前些天忘了买彩票,直到今天才想起来。”天然呆捏着耳边的发丝努力回忆着中午的经历解释道,只是听起来完全没有提到重点的样子。

果然由于黑长直那模模糊糊的说明而产生了误解的梅姐当即用充满了不屑与鄙视的表情扭头朝我望了过来:“什么呀。仅仅只是忘了买彩票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是说你小子用某些手段威逼利诱了奥瑟维娅让她专门做了占卜得知了当天的彩票号码,结果却因为要忙着去做各种事情而忘记购买了?”

“原来如此,还有拜托奥瑟维娅这一招啊——才不是!!”哭笑不得的我用力捶着沙发的扶手抓狂道,“你们都知道前些日子在和曼提乌斯族战斗时我碰到了平行时空中的自己。在他的影响下短暂获得了时间循环的能力。就在那个时候我记下了当天帝国福利彩票的号码,那可是百分之百准确会中大奖的号码啊,结果特喵的在灵魂被那家伙狠狠撕碎疼得死去活来的被迫重新读档后,老子由于忙着要拯、救、世、界(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用重音说出来的)而不是调、戏、女、生把这件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从而与500万大奖失之交臂,换成你会怎么说?”

沉默数秒后,梅姐果断前倾着身子将右手轻轻拍在了本人的肩膀上:“那个啥,请节哀顺变?”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打不过这个女汉子我早就祭出词典朝她脸上招呼过去了——不对先等等,如今的咱可是和绯雪签订过契约的,具现出近战武器后未必打不过她?

鉴于这是在自己家。不想待会等父母回来后因为看见房间里乱糟糟的一片而火冒三丈的决定罚咱跪搓衣板外加不给吃晚饭的我果断没有对于这个猜测进行任何形式的验证。

“别跟我提什么节哀顺变,这是能顺变得了的?”我没好气地拍开了梅姐的手后正色道,“好了说说正经事吧,今天的会议内容和咱们这群问题儿童有关不?”

“自称问题儿童也是醉了,不过内容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梅姐收拾好心情后撇着嘴淡淡地说道,“提前告诉你们也无妨,反正再过两天全世界都会知道的。联军决定在两天后正式启动移动要塞通过联盟架设的位面通道攻入那群灰皮蛤蟆的世界,也许那边的敌军实力并不清楚,可具体的地形却已经知道了。”

是了,当初艾蜜琳娜可是带着两名小伙伴专程潜入过那边的。对附近的地形自然一清二楚。更何况联军肯定会在通过位面通道之前派出无人机进行侦查,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危险。

当然在攻过去之后蛤蟆们以及恶魔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则不得而知,反正肯定不会是举着标语欢迎。另外在异世界作战会遭遇怎样的困难目前我们也没有头绪,但至少补给方面用不着担心——根据某无节操的金发小女王所说。位面通道将会架设在峫城附近的海面上,通过那座原本被设计用来向全世界提供能源的岛屿接连通道口与陆地。

如果联军在异世界不幸被击败了,退回来关闭通道时哪怕趁乱跟着跑过来了一些猎奇爬爬,架满防御兵器的岛屿也能够成为峫城的道防线。

所以,梅姐说与会者基本上没有谁持反对意见我并不感到奇怪。

“除此之外,联军还决定让艾蜜琳娜还有周翼你们这些愉快的小伙伴留在峫城里。不用参加这次的战役。”梅姐在忽然爆出了一个令人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消息,“别把眼睛瞪那么大,周翼,你个弱渣男生是卖不了萌的。说实话谁不想在战场上借助艾蜜琳娜的力量?可不要忘了我们自身在这个世界里同样也需要面对很多的问题,比如某个打算把世界推倒重造的抖s神明。峫城下方的地脉能量无法转移,我们必须确保它的安全才行。”

旁边的艾蜜琳娜闻言捋着自己的马尾辫点着头接过了话茬:“明白了,在连续出动大军导致战力薄弱的如今。确实需要格外防备那个抖s有可能捣鼓出的小动作。不过育英学院这件事你们究竟打算怎么办,那可是将来不断提供专业人才的计划,越早恢复越好。”

“嘛,估计当联军在前线站稳脚跟后。上面那些大佬才会重新开始考虑吧。”梅姐很是随意地摊开双手道,“毕竟比起培养人才,还是确保眼前的军事行动能够成功更为重要。所以在那之前,你们就尽情享受难得的闲暇时光吧。”

这还真是一点也让人高兴不起来呢,我全指望着能从学院那儿拿到津贴来维持这两个月的花费……你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但无论如何。曾经因为一连串连续发生的麻烦事情而奔走不停的我们总算是可以暂时休息了。

——————————————————我是分割线——————————————————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有条不紊地顺利进行着,联军部队雄赳赳气昂昂地通过了位面通道,同样过去的还有一大群无惧危险的。借由这些家伙的报道,普通民众才终于次真正意义上见到了传说中的异世界而不是电影银幕上用捣鼓出来的虚拟景象,也能在时间了解联军在前线的表现。

这种真实性不是大片可比的,因此每天看几乎成了近全世界所有人的习惯。

恶魔还有曼提乌斯对于联军的“入侵”并没有如众人预期的那样做出激烈的反应,他们只是派出了侦查单位在附近监视,双方未曾发生交战。不过这也和联军所处位置有关,因为此处是个无比荒凉的旷野,附近没有任何城市或者重要的设施。

联军的单个作战能力远低于敌人。为确保优势部队必须集中起来,这就决定了他们不能分散得太开,只能在要塞周围活动。联军无法迅速扩大控制区对双方其实都有好处,灰皮蛤蟆获得了重整战力的时间、而我们则是可以集中精力巩固建立在异世界的桥头堡,因此短期内估计不会有战事。

顺带一提,曼提乌斯族的世界其天空是橘黄色的,某部分的土地也是,我现在总算明白他们为毛要把自己的载具涂成那种搞笑的颜色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支持联军这样干,帝国和联邦还好,王国以及其它部分国家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会有许多举着标语的家伙成群结队地跑到大街上阻碍交通。他们也成为了电视台报道的对象。

没人喜欢战争,尤其是感觉自己被别人强行绑上战车的时候。比起艾莉希雅麾下团结一致的联盟,我们这边性质松散的联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没啥好奇怪的。

不过我觉得上面那些大佬还是明白人,他们认识到了放任恶魔不管的可怕之处。也知道在击败蝙蝠翅膀这件事上我们和联盟是利害一致的,从而果断采取了正确的做法。或许这里面有祁天磊阁下努力发挥他的外交手腕不断劝说的功劳,但首先的前提得是对方并不是阿库娅,对吧?

一个礼拜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联军和蛤蟆们依然在旷野里互相隔着老远大眼瞪小眼;艾莉希雅带着那艘拥有奇怪名字的战舰返回了老家,现在代替战舰维持位面通道的乃是一组安装在岛屿上的联盟产机器;艾蜜琳娜被小女王指名留下继续“观望情况”以便随时救场。进一步推迟了女孩回家的日子,不过她本人看起来倒好像无所谓的样子;至于我,这几天都在闲得无聊打游戏,并且每天蓝羽学姐都会被梅姐扔过来让我们帮忙照顾,我都快习惯家里有个天然呆了。

没错,我是忘记了先前和黑长直经历的记忆,不过蓝羽学姐别的优点先不说她的性格很容易和人相处,非常的讨人喜欢,天天让她进入自己房间的我如今面对女孩已经没有了束手束脚的感觉。

果然一起生活是能培养感情的吗?梅姐她是不是故意的……如果真是故意的,难不成这就是奥瑟维娅替我卜卦时提到的桃花运?

别瞎想了,艾蜜琳娜也在的喂,而且宝贝妹妹经常以查房的名义捣乱,我这几天除了拜见学姐摔倒时露出的胖次以外什么福利也没收到过,哪里能够称得上是桃花运?司空见惯的日常还差不多。

今天依然是不用早起上学的惬意日子,我一直睡到梦云在房间外面把门拍得震天响才慢悠悠地醒了过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应道:“行了别拍了,要知道我这门以前曾经换过一次,没原版的结实。”

咔嚓一声门被推开了,宝贝妹妹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既然这样那笨蛋老哥你还不快点起来,非要让本小姐等到心急……这是什么鬼?”

什么什么鬼?我顺着小丫头的目光疑惑地低头朝床边的地板上望去,然后整个人便瞬间淡定不能了起来。

地板上趴着一只萌妹子,似乎是被开门的动静给吵醒了,正在迷迷糊糊地起身打着呵欠。我认识对方,但她并非隔壁的蓝羽学姐、也不是胆大包天的露茵、更不是有着马猴烧酒身份的萨莉亚或奥瑟维娅,至于白莲那就不要去妄想了。

说睡在地上的人是艾蜜琳娜的全都拖出去毙了,那丫头除去不必要的腹黑属性外其实很传统而且还有些保守,断不可能做出如此吊炸天的事情。

“啊,ster你醒啦?早饭我要吃安哥拉兔肉。”

为什么你这只《侵蚀》游戏里的绿毛吃货鹦鹉会出现在现实世界中的啊!?(未完待续。)

天津有哪些眼科医院
上海肿瘤医院在线挂号
贵阳癫痫病哪家治疗好
上海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河南癫痫病治疗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