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青帝 千八百三十三章 缘由(上)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法律

青帝 千八百三十三章 缘由(上)六个月转眼就过去新世界已是秋天到来,九州大陆地气已基本平息,这一来就与以前迥然不同,暮色中但见

青帝 千八百三十三章 缘由(上)

六个月转眼就过去

新世界已是秋天到来,九州大陆地气已基本平息,这一来就与以前迥然不同,暮色中但见隐隐约约间只见红黄之气川流不息,又见青汉的天柱直矗云霄!

五莲大陆烽火狼烟还在继续,近来黑莲、红云、青珠都屡屡插手干涉故土地上战争,试图恢复对旧部城邦的影响,九窍和祥云都已无力顾及,只有五莲派几次派出黄莲、赤莲相互争锋。

而无论人间怎么样动荡杀伐,死了多少凡人,仙人都漠然抓紧恢复自己力量,整片天地逐渐在自然季候下蜕变秋季的金黄色,遍地落叶,秋风萧萧。

风环归流两界树,木心处静静躺着一颗青色的凤凰蛋,它的位置时常不确定在先天梧桐木和铁树之间变换,没到这变动时仔细去看,却会发现这枚凤凰蛋只是透明虚影。

一身青衣的少女在里面已不止沉睡了多久,低声咕哝:“鱼儿鱼儿别跑,快到我碗里来……”

翡翠梦境里,不知多久以前的远古时光,一条小船正在海洋上航行。

“刚刚是谁在看我?”

一身鲨皮水靠的少女疑惑回首,收起钓竿和渔,将里面的鱼取出,多余摊平在船舷上晒干作储备,似乎是松鼠在冬天到来之前搜集橡木果实,在腰间抽出匕首分割了一条鱼,支起小锅煮熟了吃,找到舱底几个木桶中储存淡水那个,小心地抿了口寡淡清水,驾驭小木船在海上继续飘。

海水在舟后已变成了深色,这是进入了黑水洋,也恰不知不觉脱离了九州大陆架的地气范围。

对外自称风林少女,并没有留意到刚刚身后扫过一线镜光烛照。

长达三个多月的海上漂流航行,让少女一个人很是孤独,以至于觉得自己刚刚被天敌盯上的感觉是幻觉……实际上旅途中也经常出现这样幻觉幻听,她必须让自己保持冷静,静到极点,她才能感应到青翠生机吸引。

大陆上遍地可见的植被在海洋上是稀有,经常?不留神就隐没在亿万兆海藻群的宏大模糊噪声里,它们非常多,可惜身体结构太简单,又无法串联意识,只有模糊的梦呓,仿佛这星球深层的呼吸。

“原来这世界如此大,生命如此多……”

这时的少女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野丫头,她曾祖母是的凤凰血脉孑遗,并没有流传给凡人的女儿多少知识,对于力量不强的凡人来说,知道太多反倒是祸患。

龙庭镇压天下,除了龙族之外一切血脉归于平凡。

而龙神收纳各族雌性繁衍子孙,懒洋洋龙族享受惯了百族侍奉而荒疏了水权,稍有文明的鲛人也生活在近海侍奉龙城,反让黑水洋里荒芜了祭祀,成少阴玄镜的黑权监控禁区。

所以再往后,天下美的少阴姑娘之后一次次询问,宝镜都没有再对她说“你不是美”,少阴几乎都以为她眼中钉、肉中刺的这无名少女死在了海上……从没有人能深入黑水洋后还活着回来,那是龙神也不愿意去的地方,更别说一条小船这样简陋的渡海工具,只是理论上能够渡过重洋。

…………

少真道境?日月殿

时隔半年的今天,暗帝在效忠于少真后,加强少真门实力同时也终恢复了假格天仙实力,但失去黑权已无法再恢复,正盘算着怎么煽风点火制造机会,就见伏龙过来传诏:“少阴道友要接见你。”

神气什么?

暗帝鄙视了这远古龙,明明都是丧家之犬托庇少真篱下,还装模作样保持格调……换到他趋步入殿时,一入内就对云床的幕帐拜下,厚颜无耻:“臣拜见少阴仙子,仙子凤体金安。”

“仙子?”

云帐中,一身男装的丽人已经无法掩饰身姿和气息,她毕竟不是那个老对手的善于长期阻隔信息,近已暴露了自身秘密,因此更讨厌女称,尤其憎恶听到凤凰相关的词,冷冷:“谁让你如此称呼。”

冰冷目光扫下,带着危险灵压,暗帝心底转着毒蛇一样冰冷心思,眼角余光打量她的倩影,故诧异:“龙族道友们背后都这么称呼您,毕竟您现在这样……门内人尽皆知,如此称呼也是名符其实么。”

帐后的少阴也莫不清楚他说的是真是假,但以此人毒蛇一样的挑拨离间底子,说的话全然不可信,也不纠缠,直接压迫:“想必你已经修复之前连接,现在交出暗面革命的权限,我容你在门下继续苟延残喘。”

暗帝脸色微变,几乎要逆反拒绝,但在瞄到对方手里的星核后,还是冷静下来,一笑:“屈服于仙子的石榴裙下,我也没什么可恼,但有些宿命是我所背负,仙子定是不想沾染,岂不是只能用假权?那多少有些隔靴搔痒的不痛快,力量增长有限,我有一法,曰水火同炉……”

少阴锐利眸子里闪过一丝薄怒,声音霜冷:“你在作梦?”

“仙子此言大谬,你用我不就是要与龙族、你的弟子达成平衡,方便你掌握驾驭么?既如此,何不与我……”暗帝说着观察她的气机变动,感觉到要翻脸,连忙停下试探:“好吧,这事以后再说,毕竟我们还有共同敌人,叶青……”

少阴沉默下来,不再揪着这节,淡淡:“你需识得好歹,这新世界里,唯有我会支持暗面革命,黑帝、黑莲那里,你没有丝毫机会。”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暗帝告辞,步步后退,出殿时回望了眼。

帷幕中确然一个绰约苗条背影,美丽而孤寂。

这暗面革命心中一时火热,自己的大运又来了,定要这少阴仙子折服于自己革命伟力下,不如此,她拿什么去抵抗五脉即将到来反扑呢?

或青帝需要防备太真、五莲这两大战胜国,但都不需要青帝亲自出手,单单叶青一人就足串联起各方势力,窥伺少阴手中的星核,这东西真真是诅咒之物,落谁手里谁倒霉……却耐不住能号令群龙的价值,拿住就能拥有烛龙教力量,等凭白拥有多出一家力量。

道门的羽翼缺乏只能自保,但如果是五脉或五莲派系拿着立刻会占据优势,并且与方舟谈判占据先机,谁不心动?

原本少真可以放手星核,但不知出了什么意外,还是中了谁的算计,阴阳道基逐渐崩解了阳面,顿时对于门下两大天仙难以服众,单以新诞生少阴仙子来说,顿时成四大战胜国里弱的一方,让几家乃至更多战败国的窥伺目光都自青帝那里转移到了她身上。

于是现在少阴仙子,她就迫切需要星核所附带的龙族羽翼来支撑自己度过转型期,就和饮鸩止渴一样,以她聪明怎么会不知道这东西是有毒,却不能不喝下去,因力量消长是道路根本所致,不是智慧可以转移。

暗帝知道在某种意义上她已和自己一样处境,在诞生伊始就陷入与几乎整个仙道的反面,那走向革命立场,也毫不奇怪了,底子还是那样底子,无非是换一张革命的皮。

出门看去,苍白色星辰在天空已显出了黄豆粒大小,母型方舟的危险正越来越近,让暗帝沉默下来,自己时间也不多了,希望少阴的力量还足够强,能撑过这次危机,或就能破解星核的诅咒……新世界里青制稳固,黑水尽归五脉,已没有了自己可以染指的黑权,真正的出路,在方舟那里。

他就不信,偌大的方舟世界底层会没有黑水怨气!

…………

两界树木心?翡翠梦境

海洋无垠而蔚蓝,阳光折射万顷粼粼波光,这是属于自称风林的少女一个人的风景。

哗啦水响,双桨拍击着水面,简单的风帆降落收好,这是逆风,幸运是洋流的方向是正确,她觉得自己努力一把,应还能赶在下一场风暴来临前抵达之前感应的新岛屿。

选择的季节温凉,太阳还不猛烈,但还是有汗水在额上留下,很快蒸干,雪白的肌肤已给海风吹成了小麦色,依旧透着健康活力的满满元气,在她身下的小木船长仅数丈,这几乎只是一艘独木舟,太大了她一个人也驾驭不了,在史前莽荒的年代一切都如此简陋,少女已尽其所能地去学习造船与驾舟,强迫自己去适应陌生的海洋。

因哪怕再勇敢的渔夫听到黑水洋深处也是恐惧止步,少女拜访请教的每个老人都对她讲述:“不要走得太远,黑水洋很危险。”

青衣少女虚影在看着,她能看见和感受更多,成长的世界不断出现新海域、新列岛乃至新大陆,但这时代海民传统,需要几千上万年的探索和繁衍,一层层扩散才能蔓延到新海域列岛上。

这是技术上的稀少,同时也是龙族的统治影响。

“在龙族眼里,这天地一切只是牧场,不加多少人工培养。”

“龙族的寿命很长,往往睡一段时间,龙就会惊喜的看见,地上又一片荒地变成肥沃的草原了。”

北京丰益医院电话预约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在哪里
安庆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贵阳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
深圳国家重点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