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圣痕神王 第八章 南海之畔!

2020年01月07日 栏目:历史

圣痕神王 第八章 南海之畔!“那又如何,即使如此,我们两个高阶古武王难道拿不下他么?”胡周打了个响指,数十名黑衣人瞬间从四面八方跃出,

圣痕神王 第八章 南海之畔!

“那又如何,即使如此,我们两个高阶古武王难道拿不下他么?”胡周打了个响指,数十名黑衣人瞬间从四面八方跃出,冲向古夜所在。

黑衣人一掌劈出,碎木一层一层被荡开,当古夜身形就要显现的时候。凌落竹暗道一声不好,身体犹如箭矢一般窜向古夜处!

“轰!”巨大的爆炸声想起,古夜手持圣痕站立,在他身边,一圈可怕的火色玄流迅速荡开,烈火燎原之势,所有的黑衣人几乎被瞬间腰斩。凌落竹被火流近身,连忙撑起一层木盾,然后身形急退,狼狈的倒退几步。尔后,古夜脚下方圆数十米,唯余被烧焦的土地。

古夜嘴角流着鲜血,浑身破烂不堪,胸口一道巨大的半带焦黑的乌青触目惊心,古夜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刚才那一击,古夜约莫看出了两人的境界,居然都在自己之上,否则自己的天殇盾不可能挡不住,还能有余烬砸在身上。

古夜狠狠压下胸口几乎涌向喉咙的鲜血,不停调息,心下暗道:“真是有些棘手,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就能按下体内汹涌的玄气。”古夜在拖延,然而对方却不给古夜休息的时间。

凌落竹大喊一声,几乎同时,胡周和凌落竹都冲向古夜。

“可恶!”古夜怒骂一声,不得不提起圣痕。

“轰!轰!轰!”每荡开一道玄刃,都会爆出可怕的玄气爆炸。短短数息,两人就近在咫尺,古夜身边,满目疮痍。

淡淡月光洒下,照出古夜满脸的焦黑。

“滚!”古夜怒吼一声,圣痕径直劈下,一道巨大的光刃当空落下,斩向疾奔的两人。凌落竹和胡周急急避开,被光刃分开,以掎角之势围着古夜。

几乎没有停滞,在劈出琉璃斩的瞬间,古夜直接冲向胡周。

圣痕如蛟龙,携裹着zǐ雷,直接轰向胡周!

胡周冷笑一声,一道巨大木盾瞬间立于身前,缓缓凝实!

然而,下一刻,胡周的冷笑瞬间凝固,木盾在将手臂粗的zǐ雷削弱成手指粗细后破碎!胡周一刀劈出,将一丝雷龙劈碎,而后长刀脱手,胡周一口鲜血喷出,他的眼神瞬间变得狠厉。当古夜临身,他化拳为刀狠狠刺向古夜胸口。

古夜视而不见,直接出现在胡周身前。胡周双目圆睁,暗道:“这小子疯了吗?给我去死!”手掌处犹如漩涡的玄气翻涌,古夜双眼冰冷,在手刃近身的刹那,一个半凝实的土遁瞬间破碎。手刃插入古夜的胸口,古夜闷哼一声,一双冷漠的眼睛紧紧盯着胡周,胡周看着那双可怕的双眼,背后泛起寒意。

“快躲开!”几乎同时,凌落竹大喊道。

然而,想要挣脱的胡周却发现古夜的手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滚!”胡周大怒,就要涌动玄气将古夜轰碎。然而下一刻,无数zǐ色雷流瞬间涌便他的全身。

疼痛和麻痹感让胡周痛苦的大叫。

古夜嘴角泛起冷笑,左手提着的圣痕带着吱吱作响的zǐ雷急掠而过,一颗人头高起,带着一脸惊恐的表情,喷涌而出的鲜血溅的古夜全身都是。

将无头尸体狠狠踢飞,古夜仿佛修罗一般看着凌落竹。

凌落竹看着满身鲜血的古夜,冰冷的容颜上不见丝毫的恐惧。她忌惮的看着古夜,看着他被透体而过的胸口,那里流着潺潺的鲜血。

凌落竹美目凌厉的看着古夜道:“你很强,我没想到,你居然到了这种地步。不过,以你如今的状况对上全盛的我不可能赢,我给你一条活路。”

古夜听到凌落竹的言语,不禁大笑道:“给我条活路?哈哈!我杀了魔域那么多人,居然还有活路么?我倒是想听听!”

凌落竹听到古夜的话,顿时大喜道:“你杀的不过是些普通的魔卫,即使杀了几名地魔奴又如何?只要你肯回到魔域,成为魔子,那么你就是魔域为尊贵的存在,那么地魔奴算的了什么?”

古夜咦的一声道:“魔子?原来魔域还不死心啊!你们还真看得起我。不过你们三番四次暗杀我,你觉得我还会加入魔域么?”

凌落竹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她凛然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话不投机,凌落竹身形暴起,一把长剑,冷光凛凛。随风飘逸的流裙所过之处,一阵尘烟喧嚣,古夜收起笑容,眼前的女子才是为可怕的对手。

即使自己身体恢复奇快,但是胸口的伤痕依然十分痛苦,而且自己一番交战,已然消耗不少。古夜冷静的分析着,身体内玄气涌动,随时准备对上几乎满状态的凌落竹。

“轰!”剑尖对枪尖,一圈玄气涟漪迅速荡开,风流吹扬着凌落竹和古夜的鬓发,随风飞舞的黑丝,完美无瑕的脸颊,凌落竹冰冷的脸颊在月光下竟唯美的不像话。

“叶笙衣!”古夜心中冷不丁冒出女子的面容,傍晚之时犹不觉得,但此时如此近距离看竟有七八分相似。

然而,还不等古夜仔细端详,下一刻一阵巨力传来,古夜直接滑着倒退,在地上滑出一道深痕。

“嘶!”扯动了胸口,古夜吸了一口冷气,手捂住胸前的伤口,指缝鲜血溢出。

没有给古夜休憩的时间,凌落竹欺身而上,带着漫天凌厉的剑气。

一退再退,古夜毫无反手之力,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庞因疼痛皱的像包子褶一般。面无表情的凌落竹出剑极快,几乎一息就有六道七道剑光落在古夜身边。

古夜手持圣痕,不停荡开袭来的可怕玄气。两人一进一退,竟掠出了十里开外,转眼来到了森林的溪水旁!

凌落竹站在溪水之畔,见古夜仓促抵挡,出手愈发缓慢,她冷颜娇斥道:“地魔啸!”

古夜眼中,一道黑色剑身的玄技扑面而来!

“拼了!”古夜大怒,深痕之上,zǐ雷萦绕!

“zǐ龙剑!”圣痕刺出,一柄zǐ色长剑狠狠刺向凌落竹!zǐ剑对黑剑!

“轰!”恍若遭遇了飓风,整个地皮都被暴虐的玄气波流掀起!两人周围,无数树木石头纷纷飞起,恍若实质的玄气流急速荡开!将附近山头瞬间夷为平地!

地魔啸,一柄黑色长剑,在支撑片刻后瞬间消散!凌落竹大惊!看着那柄近乎实质手臂粗壮的可怕zǐ雷,凌落竹大喊一声:“叠嶂九重门!”

然而,似乎有所出入,仅仅三道木墙出现在她身前,古夜大喊一声:“给我破!”圣痕狠狠刺出!zǐ雷愈发粗壮!

道木门,zǐ雷削弱三成!

第二道!zǐ雷仅剩半拳粗!

第三道!当zǐ雷将前两道木墙劈碎后,狠狠劈在了第三道木墙之上,嘎吱作响的木墙仿佛下一刻就会碎裂成沫!

凌落竹苦苦支撑,嘴角喷出了鲜血!

下一刻,木门破碎,而zǐ雷也消散,凌落竹如断线风筝直直飞出,落入溪水之中。古夜可不想放过杀死她的好机会!拖着疲惫的身体,古夜几乎是用踱步般走向溪边!每走一步,古夜就吐出一口鲜血。

黑夜之中,根本看不清楚溪水中的情况。

古夜擦去满嘴鲜血,狠厉道:“死就死,死也要杀了你个臭娘们!长成什么样不好,非和叶笙衣一般。”古夜径直跃入溪水中。至于为什么凌落竹和叶笙衣一般古夜就要杀她,大抵是因为古夜舍不得对叶笙衣下手吧!

跃入溪水的古夜突然感受到一阵杀意袭来!连忙伸手抵挡!

“噗嗤!”一根手臂入肉的声音,古夜没有抓住袭来的素手,肩膀直接被穿透。而古夜也趁势狠狠抬起圣痕直接刺向凌落竹!

“砰!”玄气涌动,直接在水中炸起一道洪流!

用尽一丝气力的古夜终于晕了过去,凌落竹紧靠着古夜的身体,两人顺着溪流不知流向何处!

……

……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怎么可能?”夜刃楼三楼地魔满脸怒气。他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道:“凌大人呢?”凌落竹作为地魔的得力手下,他清楚不过了,几乎要晋升地魔奴的凌落竹可是拥有着近乎古武皇的站力!即使古夜是高阶古武王,在一名高阶古武王和一名近古武皇的人魔奴手下不可能生还!

魔卫俯首继续说道:“地魔大人,我们看过现场,循着战斗留下的痕迹直接找到了一处森林,在溪流中找到了凌魔大人的落竹剑,但并没有大人和古夜的尸体。”

地魔大怒,直接将密铁铸就的座位手把拍碎,他阴沉着脸大怒道:“没找到,就给我沿着溪流找啊!”

魔卫惶恐道:“我们沿河流找了,但是终不敢再前进,溪流流入了巫神谷!”

地魔大喜道:“巫神谷么!看来小竹和古夜再无生还可能,即使失去了一名未来的地魔奴,我仍然可以晋升天魔奴!哈哈哈!即刻报告魔侍大人。”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挂号
苏州圣爱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安庆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贵阳治疗癫痫病哪好
深圳治妇科病大概需要多少钱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