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科技界投资并购那么多为何三大运营商却不敢

2020年03月21日 栏目:历史

科技界投资并购那么多 为何三大运营商却不敢迈步本周初,中国移动竞投新加坡电讯商通(M1)的不胫而走,消息称中国移动将角逐M1约61%

科技界投资并购那么多 为何三大运营商却不敢迈步

本周初,中国移动竞投新加坡电讯商通(M1)的不胫而走,消息称中国移动将角逐M1约61%股份,预计轮竞标会在数星期内进行,料涉资64亿元。

虽然中国移动投资者关系部发言人否认参与洽购M1股权,但不得不说的是:Why not(为什么不呢)!就算传言属实也不用藏着掖着,这本就是一件大好事。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电信运营商在投资方面的改革和进步带来的益处,甚至不亚于混合所有制改革。

当华为、小米、OPPO们的已经在海外市场卖开了花,为何中国运营商不能去海外市场销售电信业务;当全球电信运营商都在疯狂并购的时候,为何中国运营商总是只能隔岸观火;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都在国际化上有所作为的时候,为何中国运营商的步子不能再快一点。

翻开历史,中国电信运营商确实做过一些收购和投资,但少得可怜。2007年,中国移动收购巴基斯坦电信公司Paktel;2014年,中国移动又收购了泰国电信运营商True 18%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而中国电信历史上的一笔投资可能就是作价收购中国联通的CDMA络资产了。

更值得关注的是,电信运营商的投资布局基本仅限于资本层面,而非业务层面。也就是说,中国的三大运营商如果计划涉足某个领域或是推出某个产品,那么只有一条路,就是白手起家 丰衣足食除了自己干,别无他法。这在一定程度上对运营商的创新能力造成了制约,并已经应验在运营商许许多多的相关业务和产品上,例如中国移动当年的移动梦、飞信等曾经市场的创新举措被互联公司后来居上。

运营商人士长叹一声:体制内持续创新,太难了。

不仅如此,随着互联的飞速发展,上述矛盾正越发显现,互联公司在时间窗口把握、密集资金投入等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过去民营企业与国企、央企相比船小好调头,而现在的互联公司俨然就是航母,不但速度快,而且火力猛。如果运营商想用互联的方式推进互联业务,那么买买买是一条不错的路径。

过往,运营商在收购方面确有不少难言之隐。有运营商内部人士透露,当时国际部曾计划注资一家香港运营商,但开会讨论了数轮还是放弃了。而另一位国企管理层回忆,他们当年曾经计划过收购一家本地公司,从而在相关业务上达到优势地位,但周边的人都劝他,还是算了,出了事不得了,国有资产无小事,终仍是作罢。

时间再推移到更早的互联1.0时代,当络游戏还未流行的时候,一位运营商内部人士称:如果那时候运营商做了络游戏,也就没有后来的盛大、九城什么事了。确实,当时运营商资金实力雄厚,完全有能力垄断国内的络游戏市场,但终究,没有人来终决策。

一位运营商人士感叹,运营商历史上有无数次可以通过资本动作解决问题,但基本都错过了机遇。作为与不作为之间,这道坎比想象中高得多、难得多。

而当下,央企混改试点工作的大力度推进,是一个积极的信号。电信等七大行业是央企混改重点领域。混改是要引入非国有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运营商的科学投资也是值得探讨的改革方向。

在云计算、互联业务、物联、智能络等方面,运营商都有大量诉求和空白有待解决和填补,如果能通过收购和投资来描绘业务版图,那么电信运营商面对互联公司时的竞争力将大大增强;而类似面向新加坡M1这样的国际并购,则有助于帮助国内运营商增强国际竞争力并提高国际话语权,以及提升整个中国运营商5G产业链的战略地位。

当然,在运营商买和混的时候,都要坚持完善公司制度建设,健全法人治理机制,依照《公司法》严格落实混合所有制企业董事会职权,形成制衡有效的法人治理结构和治理机制。

至于如何检验买的成果,应尽快推进落实容错机制,使电信运营商放下包袱,解放思想,大胆尝试。但是在尝试过程中,需严格按照现有的规定运作,毕竟无论买还是混,终都要有效放大国有资本的带动力、发挥其影响力,进一步落实提速降费,形成的信息化环境,促进我国实体经济良性发展。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近一次内部讲话中说道:允许没做好,不允许说不清。相信只要把握住这个原则,电信运营商在所有制改革上还是可以更大胆一点的。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锦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绍兴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南京骨科医院怎样
长治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牛皮癣
长春白癜风医院地点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