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图腾燃烧 第三百三十一章 死亡的象征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游戏

图腾燃烧 第三百三十一章 死亡的象征矮人们和他们的两个不太靠谱的盟友向格瑞姆巴托进发。是温蕾萨再三要求出发的,尽管罗姆尽力说服她等到第

图腾燃烧 第三百三十一章 死亡的象征

矮人们和他们的两个不太靠谱的盟友向格瑞姆巴托进发。是温蕾萨再三要求出发的,尽管罗姆尽力说服她等到第二天晚上。在,矮人们实在太显眼了,很容易被哨兵们发现,况且他们还需要对付各种魔法。

伊莉迪对解决魔法的问题有些信心。尽管血精灵可能发觉她,她很怀疑他是否能够将法杖的能量运用到她的层次。

“他得到这东西没多久,仅仅是在他抓住虚空龙时才得到的。”她对其他人解释道。

关于虚空龙的概念震撼了温蕾萨和所有矮人。即使是伊莉迪也完全不清楚它们的起源,它们突然出现在外域,对她的种族构成威胁。从她调查的情况看,它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邪恶。甚至连它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以及自己是怎么来的。虚空龙是女祭司探究的焦点。她甚至想忘掉关于法杖的事情,考虑到一心为朋友复仇的渴望可能让她在关键时刻不能冷静思考。现在伊莉迪意识到她犯了个错误,她过分的关注于了解自己所处的危险境地以及她的调查有多么艰难。

但是在队伍出击之前,温蕾萨向她保证了三件事情。,他们一定会找到虚空龙,究竟是放了它们还是消灭它们得看具体情况。

“我们不会让它们威胁别人的,如果它们天性真的致命,德莱尼人,”战士们坚称。“在我们看来,就算它们被邪恶的计划所利用,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依然会解救它们,但是我们绝不会放任那些恶人――你描述的那两个家伙胡作非为的。”

第二件事是关于血精灵的。这一点上,温蕾萨强烈表示“泽恩达瑞交给我了结,你要是能夺回你的法杖那就去干吧,但是我一定要亲自收拾我的表亲。”

第三件事情也是重要的,他们必须找到克拉苏斯和卡雷克,不仅仅是为了解救他们本身的性命――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更是为了他们两个能够带来的胜利的希望……尽管他们生还的可能性不大。

希望渺茫。但是罗姆会竭尽全力。“没有什么比在格瑞姆巴托战斗更糟糕的事了,尽管现在那里没有兽人军队了,可是……”

“现在那里有黑腭怪,龙人和护卵者。”他的副手葛琳达补充道。

从没有什么东西能像这次一样阻止他们的前进。所有跟着罗姆混的矮人都可以决心在必要的时候付出生命。

格瑞姆巴托和温蕾萨回忆中的一样可怕。在战栗中,她多么希望能和她在一起。但是,除了他的职责之外,他是仅有两个能够照顾他们孩子的人之一。他们被嘉丽娅――一个生了六个孩子的壮实的接生婆照顾,她对这对双胞胎来说即像祖母又像继母。但是。温蕾萨自己并不习惯照看自己的孩子。

祈祷我们能在这一切结束后相会,她想到她的丈夫和孩子们。但是如果不能,她会竭尽全力阻止她的表亲泽恩达瑞再度威胁到她的家人。

在过去的战争中她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亲人,而在她的姐姐――希尔瓦娜斯身上,温蕾萨见识到了比死亡更可怕的命运。她所失去的一切已经太可怕了,但是接踵而来的是血精灵,她的许多同胞变异成了这种黑暗的形态。他们在太阳之井爆炸后所被夺走的实在是太多了。温蕾萨回忆起自己所失去的东西,怀疑如果没有,她究竟能不能从中振作起来。后来,当失落的痛苦偶尔浮现在她心头的时候。她的一对双胞胎也给与了她不少安慰。她在年轻的时候就很了解泽恩达瑞,他总是充满野心,但是在那段日子拥有野心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他希望在同胞之中出人头地,无论一个人想取得超越自己所在阶层的成就是多么困难。尤其是他这样一个不太能融合进高等精灵社会的人,温蕾萨十分理解他对成功的渴望。

但是当他变成血精灵之后,他的野心全部集中在一件事情上――获得更多的魔法,为了满足他那无止境的欲望,他竭尽所能的从他人那里得到魔法。关于他那些见不得人的行为,维蕾萨有所耳闻,但是依然没把他当做什么威胁。作为血精灵。他是部落的一员,而联盟和部落连年交战。温蕾萨希望总有一天他会被哪些联盟法师或者圣骑士了结掉。

但是泽恩达瑞盯上了她的孩子。本来和她都知道他们必定与众不同,毕竟这是鲜有的高等精灵和人类法师爱的结晶。任何人在旁边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潜能之所在。早在他们出生的时候就说了句她现在向来充满预见性的话:“我希望他们能够长大成人,”这个红发的法师心情沉重的说。“我希望他们能够长大成人……”

话虽简单,却包含了巨大的隐忧。

一边回想着这一切,温蕾萨一边张弓搭箭。她的剑――丈夫赠与她的礼物则装在鞘中蓄势待发。

“弱点在眼睛或者前颌下部,以及喉头,”罗姆告诉她,“你要是想利索的干掉龙人或者护卵者的话。从这些地方下手,我的女士。”

战士们小心翼翼的搜寻着这片区域。出于某种原因,温蕾萨的在黑暗中的视力和矮人们一样好。但是龙人和护卵者那黑色的鳞片使之成为了黑暗中难以察觉的目标。黑腭怪对她来说更好对付一些,但是她觉得可能会在它们身上浪费太多的箭。

但是她首先发现的还是一只黑腭怪,这肮脏的生物蹲坐在大石头上,像狗一样嗅探着空气中是否有鲜肉的气息……希望那仅仅是一只倒霉的蜥蜴。

温蕾萨拉开弓弦,瞄准射击。

利箭径直穿透了黑腭怪的胸膛,这生有鳞片的矮人从石头上脸朝下跌落在地。如队员们所愿,它摔下来的时候没制造出大的响动。矮人们迅速调整战位,分守各个临近的洞口。伊莉迪在温蕾萨身边耐心的等待着,队员们要求她们两个全程呆在一起,听候温蕾萨的命令。伊莉迪从来没有来过格瑞姆巴托,但是高等精灵温蕾萨却在这里有过惨痛的记忆,包括那些她从未提及的噩梦。

另一只黑腭怪守卫出现在了高处的石脊上,温蕾萨调整呼吸,这只黑腭怪并不是她想优先猎杀的目标,但是她别无选择。而更糟的是,这怪物所处的位置让一名神射手都难以准确命中它。德莱尼女祭司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说:“让我试试。”

温蕾萨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女祭司就出击了。温蕾萨眼睁睁的看着她费力的接近那守卫,德莱尼人的行动如履薄冰,战士们吃惊的发现守卫并没有看到她并且发出警报。事实上,黑腭怪的目光已经直视到她的所在了,可是依然视同无物。

一些牧师的花招,高等精灵明白了。他听说过牧师有一种技能可以让他们悄悄接近他们想接近的目标而不被发现。

伊莉迪爬到了毫无察觉的守卫身后,她用手猛击黑腭怪的脖颈。哨兵悄无声息的倒下了。

在岩石的另一侧,罗姆做手势下令前进,洞口近在咫尺,温蕾萨意识到曾有许多次矮人们深入虎穴却遭到灭顶之灾。

但是,缓慢而踏实地向着目标迈进,矮人们时刻提防着突如其来的黑腭怪甚至护卵者,不能有一点闪失。

我们来救你了,克拉苏斯,温蕾萨暗忖,我们来救你了。然后她的心情陡然恶化――我来收拾你了,泽恩达瑞……

地面突然开始震动,一个战士喘息着想要抓住近的岩石,她四周的区域上下起伏,仿佛一场地震横扫过来。

格瑞姆巴托本身便是死亡的象征。(未完待续。)

梅州市大埔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开封市第六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江苏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烟台白癜风治疗方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