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医道无双 百九十三章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2020年01月17日 栏目:健康

医道无双 百九十三章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冲突在一触即发,那锋利的酒瓶口上,那残流着的酒一滴一滴地掉了下来。罗昭阳看了看xi

医道无双 百九十三章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

冲突在一触即发,那锋利的酒瓶口上,那残流着的酒一滴一滴地掉了下来。

罗昭阳看了看xiǎo胡子,又看了看西装男,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现在我给机会你把这破瓶子给我放下。”

罗昭阳气愤了起来,虽然他不敢説自己他是天下,但是对于xiǎo胡子这样的角色,他在清开的时候一年到底不知道发打多少过。

“笑话。”

男人对于罗昭阳的警告并没有在意,也是在他的话刚刚説,他手中的破瓶子马上向着罗昭阳刺了过去。

xiǎo胡子的破瓶来得突然,眼看着那锋利的玻璃瓶口就要刺到罗昭阳,站在后面的xiǎo郑立刻掩面尖叫了起来。

但是随着xiǎo郑的尖叫声响起,xiǎo胡子的惨叫起也跟着叫了起来,他拿着酒瓶的那一只手不知道怎么被罗昭阳反剪于身后,他半跪半蹲在地上。

“都不许动,再动我废了他。”看着门外面的那些人要冲进来,罗昭阳马上説道。

看着xiǎo胡子被罗昭阳给押着,门外面的大汉相互对视了一下,那抬起了的脚步犹豫了一下又放下去。

“汪队,我这是不是叫正当防卫,现在他有没有构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罪?”罗昭阳转头对着汪美馨笑了笑。

“你别看我,我现在已经下班了。”

罗昭阳这一种无赖式的调侃,她并没有去应答,她把自己的工作证往桌面上一摆,然后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仿佛她真是致之不理一样。

西装男看着汪美馨摆出来的工作证上有着一个大大的国徵,他似乎意识到了汪美馨的身份。

看着年轻的汪美馨,西装男投去一种轻蔑的眼神,他一边在心里暗暗地想着这是哪一个派出所的警员,而一边他很是好奇地上前,拿起了汪美馨的工作证来查看。

当他看着职务的那一栏时,他马上把证件一合,然后恭敬地将证件送到了汪美馨的面前,担心地説道:“汪队,收到你的证件,别弄不见了,要不然我这xiǎo酒吧可担待不起。”

“怎么可能,有你们在这里,怎么可能会不见呢?”汪美馨并没有去接证件,而是拿过了一杯酒,xiǎo口地浅尝了起来。

“弹弓,干什么你,痛死我了,还不过来帮忙。”xiǎo胡子并没有注意到西装男的脸色,此刻被罗昭阳死死地锁住,他感觉到自己手不要断了一样。

这一个被称为弹弓的西装男看着xiǎo胡子的眼神,他并不敢去回应,此刻他不知道是因为包厢内的暖气高了,还是因为他的衣服穿了,他感觉到身体有diǎn躁热,喉咙有diǎn干涩。

xiǎo胡子是老板的xiǎo舅子,刚刚在这酒吧大堂上他已经帮着xiǎo胡子物色了像郑雪这样的绝色单身xiǎo妞,本来他的“任务”也就要结束的了,而就在准备着离带人离开时,郑雪竟然向这边走。

在他刚刚看着罗昭阳和汪美馨他们的时候,他还以为这四个人只是一般的客人,他也并没有在意,但是现在知道了汪美馨的身份,不由得让他开始担忧了起来。

弹弓松一松他的领带,让自己那不适的心情得到舒放,在咽了一下口水润了一下他的喉咙后説道:“兄弟,你看这样吧,今天晚上的酒水算我的,至于这妞,我们跟她还真是不熟,如果你看上了,那是你的了,至于这赔偿费,我们就……”

“原来是这样!”罗昭阳松开了xiǎo胡子手,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然后又説道:“这样看来你们又看了一条罪了。”

没有站稳的xiǎo胡子被罗昭阳从后面这样踢了一脚,无法站稳,向着一倒,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本来就因为这一脚而气愤了的xiǎo胡子听着罗昭阳竟然还説想给自己加条罪,他的火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而就在xiǎo胡子握紧拳头,准备向着罗昭阳再次发动攻击的时候,西装男马上拉住,并xiǎo声地説道:“他是刑侦对的人,我们得罪不起。”

“妈的,我管他什么队的。”完全愤怒冲晕了头脑的xiǎo胡子并没有理会西装男的警告,他那冒着青筋的拳头直直地向着罗昭阳击了过去。

“放你一马,你还管来。”

还没有等xiǎo胡子走近,罗昭阳伸出一脚,正中了xiǎo胡子的腹部,虽然力度不算太大,但是罗昭阳的这一脚足已经让他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吐起了酒水来。

罗昭阳上前一步,一把抓住xiǎo胡子的衣服,咬着盯,瞪着眼睛,将xiǎo胡子的头扭转看着郑雪,然后很生气地问道:“你是不是她的朋友?”

“我操……”

罗昭阳没有给机会xiǎo胡子将后面的妈字説出口,他的巴掌重重地刮在了xiǎo胡子的脸上。

也是随着这样的一个巴掌刮过,xiǎo胡子的脸上很快出现了几个红色的手指印,他的嘴巴也因为这样有力的抽刮而渗出了血来。

“我现在很认真地告诉你,我才是他的朋友,现在给我滚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

罗昭阳反手又是一巴掌,虽然郑雪一直以为将自己看作是敌人,但是他并没有与她有敌对的意思。

现在看着有男人想对她混水摸鱼,他的心有一种説不出的气愤,特别是他听了西装男説的话后,他觉得他们已经将自己列入了他们的那一种行列。

xiǎo胡子捂着那被刮得火辣辣的脸,一边瞪着罗昭阳,一边説道:“我认得你,这仇我一定会报。”

西装男站原地,看了看怒气冲冲离开的xiǎo胡子,他又看了看罗昭阳和汪美馨,他刚刚那一张有diǎn热的脸这时候开始冒出了汗来,因为他知道事情闹大了。

包厢内所有的人都沉默了,特别是汪美馨的沉默,让所有的人都不敢説道,她双手环抱在胸前不説话。

看着郑雪那靠在沙发上的身子开始侧滑,罗昭阳马上走过来扶住,而就在他的手刚刚接触到郑雪的手臂时,汪美馨马上轻咳了两声,有diǎn生气地説道:“他是你的朋友,那你打算怎么办?”

“虽然不熟,但是也算是认识一脸吧,你看到刚刚的那一个男人,如果今天晚上不是遇到我们,她一定会被那男人……”

“那又关你什么事呀,你又不是她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你为她又得罪了道上的人。”

“不是吧,我还用担心刚刚那一个xiǎo角色?”

罗昭阳想不明白为什么汪美馨如此的担心,以前赵威铭,邓军这样的角色他都未曾害怕过,他想不明白汪美馨为什么现在却在为得罪一个xiǎo混混而担心。

“你没有听説过宁得罪君子,莫得罪xiǎo人吗?你没有看到他面格,天生的xiǎo人相,我不怕那天他给你使阴的,到时候挡都挡不了。”

在以前,罗昭阳的生命,罗昭阳的安全不是汪美馨所关心的,虽然他们的关系没有到现在还止还处于地下工作状态,但是罗昭阳的一diǎndiǎn损伤都让牵动着她的心。

“美馨这的一句还真是为你着想,这一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也觉得你的运气近来不好。”

刘汉翔在一边附和着説道,对于汪美馨的想法,他觉得并非是多余的。

看着众人投来的关心的目光,罗昭阳笑了笑,目光又回到郑雪的身上来。

“谢谢你们的关心,这些xiǎo混混,量他们也没有什么大的作为,我看先把她给送回去吧,她单身女子一个在外面,比起我来更加危险。”

“你别动,她的事情你不操心,我来。”汪美馨看着罗昭阳又要去扶郑雪,她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仿佛要跟罗昭阳抢这样的一个功劳一样。

“怎么这么积极的,你不会也想像xiǎo郑那样,打算讨好她让她给你做一张漂亮的脸吧?”

看着汪美馨跑在了自己的前面,并快速地将郑雪的一只手臂搭在了自己的肩头上,仿佛在抢救着伤兵一般,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她是不是传説中的颜如玉ceo郑雪?”xiǎo郑听着罗昭阳这样説,她终于想起了这一个熟悉,但是又一时想不起的美容界名人来。

“怎么,现在才想起来?”看着郑雪那吃惊的样子,汪美馨倒是有diǎn不屑,虽然她没有郑雪样的对称的脸形,但是她也不失为美女一个,而且在她看来自然才是美的。

郑雪的样子虽然比起自己来略胜一筹,但是她觉得这样的完美有diǎn假,假得让人一看就你是整出来的一样。

“怪不得漂得这么利害,这整过的就是不一样。”xiǎo郑抬着她的下巴在想着,她又开始在幻想着自己整形后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整过的,你不允许别人是天生的吗?”刘汉翔看着xiǎo郑那沉醉了的样子,他知道整形的这一个念头已经开始在她的脑海里生了根,发了芽,如果他不尽快把这一根苗子给拧灭了,那就后患无穷了。

“我就不相信有这样的人,我现在怀疑她的胸都是假的。”xiǎo郑盯着经过自己身边的郑雪説道。

而就在她刚刚一説完,她突然伸出她的纤纤细指去抓了一把郑雪的那两团富有弹性肉,她想通过样的一抓与自己那真实的36b有什么区别,她倒想看看假的是不是没有那么富有弹性。

万载县中医院怎么样
清徐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甘肃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莱芜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邢台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