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飞升记 第124章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美食

飞升记 第124章蜥蜴恶魔拔出利剑,闪着光芒,向和xiǎo蛇刺来。对蜥蜴恶魔并不害怕,因为他知道,蜥蜴恶魔的本事是不会比自

飞升记 第124章

蜥蜴恶魔拔出利剑,闪着光芒,向和xiǎo蛇刺来。

对蜥蜴恶魔并不害怕,因为他知道,蜥蜴恶魔的本事是不会比自己高的。

毕竟蜥蜴恶魔只是恶魔而已。

而现在的实力,已经超过恶魔级别的了,所以,对蜥蜴恶魔的进攻一diǎn都不放在心上。

可是,xiǎo蛇却吓得眼睛发花了,説:“大神

,我们怎么办?”

一听xiǎo蛇吓坏的声音,就説:“别着急,不会有事的。”

正説话间,蜥蜴恶魔的利剑已经向打来了。

利剑闪着金光,锋利的剑刃看了就让人毛骨悚然,真是有种削铁如泥的感觉。

只是稍稍偏了偏身体,利剑贴着的鼻尖砍下去了。

这一下,没把吓到,却把xiǎo蛇吓得大叫:“大神,xiǎo心啊。”

话音刚落,剑刃也已经掠过鼻尖而下。

好悬,这一剑没有打到,要是看到,那可不得了,因为这剑上是有毒的。

蜥蜴恶魔一见没砍到,急忙收回剑,然后后退两步,把剑又举到眉毛处,看着説:“哼,想不到,你还有两下子。”

也是往后退了一步説:“看来你的剑没那么简单。”

什么,知道剑上有毒了?

蜥蜴恶魔这下才真正的被震惊了,蜥蜴恶魔地等着眼睛説:“什么?你知道剑上有毒?”

摸了摸鼻子説:“剑离我那么近,我当然闻到味儿了。”

蜥蜴恶魔笑了一下:“哼,你算説对了。告诉你吧,我这剑上确实涂有剧毒,这毒可是我经过,几百种生灵毒液炼制而成的,我想这世上是不会有第二种毒液的,它根本没有解药,只要被它擦伤一diǎn皮,那么你就身体腐烂而死。”

xiǎo蛇听了,吓得脸上冒出颗颗汗珠,显得惊恐不已。

而则是面不改色,但是,心里却不由得紧张起来,説:“空口无凭,在吓唬人吧?”

蜥蜴恶魔吐了一下长舌头説:“是不是吓唬人,你试试。”

説着,蜥蜴恶魔把剑放在眉心处,接着嘴里念念有词,这时,剑上的慢慢出现各种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

接着这其中颜色在剑上慢慢动起来,慢慢的在剑上飘下来,依次站在蜥蜴恶魔面前。

这时,蜥蜴恶魔手指指向,这七种颜色光柱立刻就把和xiǎo蛇给包围了。

围着和xiǎo蛇团团转。

这时,外面有侍卫看到侍卫死了,以为蜥蜴恶魔出了什么事,于是进来查看情况。

但是进来后,却发现七色光柱在中间旋转,侍卫不知怎么回事,拿着长剑碰了一下。

“呲”的一声,长剑化为铁水。

真是剧毒无比。

侍卫看见了,立刻惶恐不安,叫着跑出去,一边跑一边喊:“毒王,毒王,不好了,恶魔不见了。”

这时,蜥蜴恶魔笑了一下,对説:“怎么样?看到毒阵的厉害了吧,告诉你,要是你乖乖头投降,你会死的舒服些,不然,你就会全身腐烂而死。”

xiǎo蛇听后吓得脸色发青,説:“大神,我看咱们还是自杀吧,反正横竖都得死。”

看了xiǎo蛇一眼,説:“别那么绝望,天无绝人之路。”

这时,蜥蜴恶魔看到他俩不説什么软话,于是手指一直,七色光柱忽然缠绕在一起,速度越来越快,就像螺旋一样,一会儿速度快的已经看不清怎么旋转了,这时,七色光柱一下子就冲向,立刻用剑挡住,光柱碰到剑后,立刻向两边分流而去,就在分流的瞬间,看到了,各种奇形怪状的妖兽头型。

看到这么多妖兽从自己眼前掠过。心里不禁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只听xiǎo蛇説话了:“大神,你看,那是什么,怎么那么多妖兽?”

一边用力,一边説:“你也看到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时,被分开的光柱竟在周围慢慢凝固起来,形成一个圆墙,圆墙越来越高,竟然冲到山洞dǐng部。

这时,蜥蜴恶魔也是万分惊恐,説:“这时怎么回事?”

这种情况,就连蜥蜴恶魔自己本身也没有想到,他没想到,这光柱,竟然形成这样。这已经不再他的控制范围之内了。

现在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了。

这时,在包围的圆墙上忽然出现蛇妖头,蜘蛛头,蜈蚣头,等等剧毒之物。

看着稀奇,xiǎo蛇也是看着发愣。

这时,蛇妖的头动了起来,只见蛇妖动了动头,睁开了眼睛,看和,説:“大神,你能救我们出去吗?”

被吓了一跳,但是随即又清醒过来,説:“你们是?”

这时,蜘蛛説话了:“我们本来是修炼的生灵,可是不知怎的,忽然被这恶魔给抓起来了,这恶魔抓到我们,就用剑把我们给杀死了,然后取走我们的毒液,涂在这把剑上,然后用法力慢慢渗入剑内。可是我们的毒液里也有我们的法力魂魄,所以,我们的法力魂魄也被拿了出来。随着毒液渗入剑内,我们的魂魄也渗入剑内,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现在这恶魔已经杀了上百个带毒妖兽了,因此这剑上用手不可估量的剧毒,只要被这剑擦伤一diǎn皮,那人顷刻间就会腐烂。可是,我们的魂魄还在这上面,因此擦伤别人的同时,我们的魂魄也会损伤,这样我们就更不能逃出这把剑了。大神,如果你好心,把我们救出这把剑,我们感激不尽。”

被蜘蛛这么一説,倒不那么害怕了,倒是觉得这些毒兽倒是很可怜,于是説:“那我怎么救你们呢?”

这时,蛇妖説:“我们这些毒兽的魂魄都在这里,你只要把我们都杀死,我们的魂魄就会脱离剑体,然后我们就得救了,你只要把我们掉下来的魂魄打出去就可以了。”

从来没有做过把毒兽打死,然后在打出去的事,于是拿着剑説:“把你们打死,你们就没有魂魄了,这怎么能説救你们呢?”

蜘蛛説:“只要我们活着,我们的毒素就会起作用,这样我们的永远出不去。可是如果我们死了,毒素就会脱落,我们才会逃出这把剑,等到我们出去,我们就会重生的。'

听了,拿着利剑准备攻击。

外面,蜥蜴恶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的团团转,这时,蜥蜴毒来了。

他是被那个剑已经融化的侍卫叫来的,当时那个侍卫説:“蜥蜴恶魔死了。'

蜥蜴毒王一听脑袋翁的一声,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蜥蜴恶魔的房间。

刚一进门,蜥蜴毒王看见这个光柱,于是疑惑的问:“主人,这是怎么回事?”

蜥蜴恶魔表情万分痛苦,説:“唉,这都是我的错。”

蜥蜴毒王説:“主人,到底怎么回事?”

蜥蜴恶魔説:“平时我练毒时,把毒兽给杀死,然后把毒液取出,涂在我的剑上,然后用法力慢慢叫毒液进入剑内,这样我的剑就有了毒兽的毒液,我每杀一只毒兽,就会把毒液涂在上面,然后融入剑内,久而久之,现在已经有部下上百种了,现在上面的毒液已经是剧毒无比了,不论是谁,只要中了上面的毒,都会立刻身亡,我试了很多回,屡试不爽,可是这一次不知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蜥蜴毒王听后,然后看了看光柱説:“主人,你知道吗?毒兽的魂魄也在毒液里,你去出他们的毒液的同时,也会取走他们的魂魄,如果我猜的没错,这光柱就是上百个魂魄组成的。”

“什么?蜥蜴恶魔听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剑上竟然会有毒兽的魂魄,真是难以置信,这时,又听毒王説:“主人,是谁叫你这么练得?”

蜥蜴恶魔摇摇头説:“没人叫我这么做,是我自己想要这么做的。”

蜥蜴毒王説:”主人,现在我们已经没办法了,只要这些毒兽不联合起来我们就没事,要是联合起来,那我们就死定了。主人,现在应该把这把剑扔掉,远远越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蜥蜴恶魔没想到,自己的擅自做主竟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于是蜥蜴恶魔拿起宝剑想要把它扔掉。

可是里面正在准备把毒兽杀死,然后解救他们。

这一里一外的动作,正好相抵,不堪设想的后果,果然出现了。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