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魔装 一六七章 气息

2019年10月07日 栏目:故事

魔装 一六七章 气息“我要闭关了。”苏唐缓缓说道,万古浮生诀汲取了上古真空逸散出的龙气之后,真魂显得异常活跃,甚至不受控制的在脑

魔装 一六七章 气息

“我要闭关了。”苏唐缓缓说道,万古浮生诀汲取了上古真空逸散出的龙气之后,真魂显得异常活跃,甚至不受控制的在脑域中上下飞舞盘旋,但很快,真魂又开始变得萎靡了,团成球形,似乎已萌生出了无法抑制的睡意。

不止如此,真魂还在以一种缓慢而稳定的频率膨胀收缩着,就像是一颗心脏。

而苏唐突然感到一缕悸动,他的神念恍若能透过赦令绝阵、透过禁神之域,洒入星空之中,甚至能达到星域的尽头。

他不清楚这是一种错觉,还是一种因汲取了太多力量而滋生出的能力。

苏唐只知道,自己现在极度需要安静。

“在这里?”贺兰飞琼愕然问道。

这里是万花府,是上古真龙的起源地,生活在万花府的妖类随时可能成为他们的敌人,而且,谁都不敢保证,会不会还有其他真神级的大存在闯进来。

“有赦令绝阵,就算有什么意外,也应该能支撑一段时间。”苏唐说道,他也明白现在闭关太过草率,但机会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上古真龙毕竟是龙之一脉的始祖,因衰亡所逸散出的龙气浑厚无比,纵使他动用了万古浮生诀,也只是汲取了少部分龙气,更多的龙气弥漫在赦令绝阵的领域中,这是他不能错过的际遇。

更何况,参悟分为两种,一种是渐悟,一种是顿悟,在星君境之前,两种方式各有长短,等过了星君境,修士提升自己的进境就必须依靠顿悟了,仅靠积累灵力是远远不够的。

譬如说灵炼门老祖,老祖早就有了击败真神级大存在的战例,那么他的实力早应该达到星主境了,迟迟没能踏入真神之列,正是因为找不到自己的契机。

再譬如说刚才的三太子狴犴

,狴犴现在已达到了真神境,所以带给他们巨大的威胁,不过,如果狴犴能在数百年前突破真神境,他的布置会从容得多,整合真龙一脉的速度也要快得多,又何必在天乐山苦苦支撑局面、费尽心机和那几个兄弟周旋?

不是实力不够,三太子狴犴距离真神境只差一线而已,和灵炼门老祖一样,他也没找到自己的机会。

由真魂引发的那种悸动,是很难得的,如果错过,短时间他不可能再遇到同样的机会。

“也罢,我和孑孓替你护法。”贺兰飞琼轻声道。

“这一次闭关的时间应该有些长,如果你们等不及,可以先行回去。”苏唐道。

“无妨。”贺兰飞琼笑了笑。

“我们回去了也无事可做,不如和你一起在这里修行。”孑孓说道。

苏唐走到广场的正中央,双膝盘坐,收回魔剑,又把御人剑横在膝盖上,随后闭上了眼帘。

孑孓左右观望着,他是妖类中的一员,而上古真龙逸散出的龙气亦是妖气的一种,在这种环境中修行,对他同样大有好处,不过,他的想法很美满,现实却很骨感,苏唐已开始运转万古浮生诀,孑孓刚刚进入定境,便发觉不对,苏唐不但在汲取着上古真龙遗留的龙气,也在剥取着他的灵力,继续修炼下去,肯定得不偿失。

“奶奶的……”孑孓暗自骂了一声,随后张开眼,随后看到贺兰飞琼在一边用好笑的目光盯着他,贺兰飞琼吃过类似的亏,一旦苏唐开始闭关,那她肯定会选择远离苏唐,万古浮生诀应该是星域中霸道的修行灵诀了,除非用神念护住自己,否则灵力一样会被苏唐所剥取。

孑孓耸了耸肩,面无表情的站起来,继续在四周胡乱走动着。

苏唐缓缓运转神念,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真魂上,他晋升星主境的时间太短,根本没有谁教导过他,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更不清楚来自真魂的悸动到底是不是属于自己的契机,只能小心翼翼的靠自己去摸索、领悟。

萎缩的真魂感受到神念,体型变得越来越小,苏唐不急不躁,也不去分析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及自己该如何去应对,只把所有的意志都用来运转灵力,排除其他一切杂念,让自己进入一种极度定静的状态。

在这种状态中是无法感觉时间流逝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突然从真魂中喷发出来,于此同时,苏唐上空也产生了异象,飘动着的灿金色烟云,突然形成一个漏斗状的旋风,旋风底端正透入苏唐的天灵盖。

咔咔咔……苏唐的骨节散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颤动声,贺兰飞琼和孑孓听到异响,又看到灿金色烟云的变化,神色都变得紧张起来。

苏唐脑域中的真魂,开始急速旋转,影像变得愈发模糊,而苏唐全当什么都没发生。

风来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

不管是脑域中的变化,还是外界传来的声音,对苏唐而言,是听若未闻、视若未见的。

时间在一点一滴流逝着,苏唐脑域中的真魂竟然开始分裂了,时而化作一条游动着的小金龙,时而化作一团卷动的烟气,有时候,金龙和烟气又会同时出现,并相互围绕着旋转不停。

上古真龙濒临殒灭时,把自己的真龙九技传与苏唐,仅仅是因为不甘心走得如此彻底,总要留下些什么,至少,他的传承与太皇的传承要并存于世,这样代表着终他也没有输给太皇。

不过,上古真龙此举却大大成全了苏唐,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本就是修行大道、天地至理,真魂与皇氲相持不下,成为苏唐紫府中独特的阴阳两极,正好让苏唐成功跨过了步。

皇天在很久之前受到诛魔镜的腐蚀,威能尽失,上古邪君把皇天一分为九,融入到魔装中,一方面是不想让皇天落入歹类之手,另一方面也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只可惜,他落入绝境,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

在苏唐周围的朋友当中,所有人都认为苏唐的进境堪称神速,可实际上,他的进境本应该再快上许多的,因为生机断绝的皇天需要远古命运之树神魂的滋养,大幅拖慢了苏唐修行的速度。

苏唐倒是能感应得到,魔装一直在汲取他的生机,还有灵力,但他认为这是灵炼法门的正常现象,想让魔装变得更强大,当然要付出代价。

远古命运之树神魂中蕴含的生机,在星域中应该是数一数二的,饶是如此,也耗费了苏唐几十年的苦修,才让皇天慢慢恢复了元气,而皇天之所以被全面激发,是因为真妙星君的特质。

真妙星君本是太皇体内的金丹化生而成,蕴藏着为纯粹的皇氲,可以说,她是让皇天恢复威能的的材料。

世间有很多秘密湮灭在岁月的流逝中,正如真妙星君,她到死也不知道,义兄君无邪突然无声无息的离开天道盟,不是要抛弃自己的,而是看到了这一点。

君无邪对自己的未来感到恐惧,他担心继续留在真妙星君身边,终有一天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为了让皇天恢复威能而出手杀死真妙星君,在亲情和重建师尊霸业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只可惜,到了,真妙星君想起君无邪,依然会充满怨念,这不是真妙星君的错,她并不知道原因,更不是君无邪的错,他是为了守护。

入定中的苏唐突然轻轻吁出一口气,赦令绝阵的领域中随之充满了温暖,一蓬蓬青翠的草芽从地下钻出来,充满了生机,紧接着,七彩缤纷的小花接连绽放,浓郁的花香慢慢弥散开。

这种温暖的气息透过赦令绝阵,弥散到禁神之域中,整座万花府都受到了感染,对所有的植被而言,时光恍若加快了无数倍,一朵朵鲜花争先绽放,而且前面那片鲜花尚没有凋谢,新生的鲜花已探出头,挤过自己的同伴,把自己完美的地方展现在天地间。

离远看去,就像有无数道烟花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膨胀开,只不过百余息的时间,万花府已是万紫千红。

贺兰飞琼眯起双眼,她有一种沉醉的感觉,周身懒洋洋的,忘却了有可能降临的危险,只想躺下去好好睡上一觉,睡个千年万载才叫过瘾。

孑孓比贺兰飞琼干脆得多,他真的仰躺在花丛中,把双臂枕在头下,翘着二郎腿,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两个人都受到了那种气息的影响,恍若已来到极乐净土般,心中再没有戾气、再没有杀机。

孑孓还好说,贺兰飞琼的意志是非常坚韧的,连她都会变得如此软弱。

小不点从苏唐的衣襟中跳了出去,后面跟着那只青鸟,还有那块红色的玉牌。

小不点知道苏唐在闭关修炼,她把指尖竖在唇前,轻轻嘘了一口气,那只青鸟很拟人化的用翅膀捂住嘴,还连连点头,示意自己是很懂事,而那块红色玉牌突然发出慵懒的打嗝声,随后被小不点果断踢飞。

四川治疗牛皮癣权威医院
黑龙江哪家治盆腔炎好
昆明治盆腔炎的盆腔炎医院
上饶哪里有男科医院
河南牛皮癣专科医院在线咨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