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长恨来迟 第五十六章、另一面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娱乐

长恨来迟 第五十六章、另一面“两月的时间,难不成,依旧只有方若一人习得了御飞?”声音里散落着浅浅的笑意,居然眼中薄光浅浅,挑着眸看向阶

长恨来迟 第五十六章、另一面

“两月的时间,难不成,依旧只有方若一人习得了御飞?”声音里散落着浅浅的笑意,居然眼中薄光浅浅,挑着眸看向阶下的众人,轻轻然问了一句。

话音带着笑,丝毫听不出愠怒的情绪,居然的脚步略略靠近了楼阶的方向,神色泛着浅浅的柔光。

居然所说的话,很有深意,依旧两字,明明白白地在告诉众人,方若,并非是此次修习中学会的御飞,而是很久前,便跻身了这高手的行列当中。

越发泛出寒意的寂静中,那诡异的氛围愈发浓郁。

居然的视线不过轻轻地瞥看过了众人,旋即便抬了眼,重又看向了高空中那悬着的鸣钟。

嘴边的弧度,缓缓地淡了下去。

“弟子愿一试。”

女子的声音,带着天生入骨的轻媚之意响起,四散着,落在了众人的耳中。

便是刹那间,墨风禾的视线中一阵诧异和惶恐,看向了发声女子的方向。

席绾灯。

开口说话的女子,正是席绾灯。

她的身旁,是身子绷地紧紧的祝雅。

祝雅未抬眼,壮实的身子将衣服撑得满满的,此时此刻绷紧身子,旁人也是并未发觉。

她终是明白,为何今早时,席绾灯会对自己,说出那极近嘲讽冷刺的话语。

原来,她已是学会了御飞。

司马言站在席绾灯同排的位置,听到女子的声音,眉眼依旧一片平静,没有丝毫的波澜,余光快速地瞥看了一眼席绾灯,便迅速收了回来。

居然望着鸣钟的眼缓缓地收了回来,看向了已是从队伍中走出站在一旁的席绾灯,单手端在身前,眸光深处滑过一丝深邃,顿了片刻,应了声:“好。”

好字出口的一瞬,席绾灯只觉得心头重重地颤了一瞬,压着的视线抬起一丝,看向了阶上那道端端风骨的男子。

不待席绾灯的脚步往人群前头走去,一道格外清新的浅绿色仙气已是从女子的双掌翻涌而出,交叠而起,环绕着女子周身翻起,而后迅速凝聚而起,仙气颜色重重加深。

眼角光芒一阵凌厉,席绾灯的唇也是不由自主勾了起来,周身气息变得分外浓郁,再无停顿,单手猛地撑住地面,灵巧地一个后空翻,身形往空中而去。

所有人的视线,均是凝在了席绾灯的身上,几近每个人,心头都泛起了不小的震惊。

一个才入得东殿不过两月的女弟子,竟是可以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习得御飞!

浅绿色的仙气逐渐聚集而起,旋即重重加深,缠绕着女子,径直往鸣钟方向而去。

而为显眼的,较之先前方若御飞腾空的速度,席绾灯明显要更快,几个蹿踱,女子姣好的身形已是飞到了鸣钟前的位置,那肉眼所能看见的浅绿色的仙气瞬时从她的手中冲击而出,重重地撞在了鸣钟上。

“咚————”

钟鸣声,明显比先前方若所敲的更为大声,厚重绵长的声音,沉沉地铺散开来。

若说先前方若的仙力是轻巧而敲,那这席绾灯,便是重力而落,高下立见。

居然的眼始终凝着光,望着空中女子的动作,眼底深处,那深深的寒意,愈发明显。

余音袅袅,未待钟声完全消散,众人只觉得面前变得浓郁的绿色仙气再次出现,旋即重重落下,扬起了阵阵的仙尘。

很快,仙气消散,女子的身形从中显露了出来。

单膝跪在地上,席绾灯双手已是交叠行礼,傲然轻媚的声音重重落下:“弟子行毕,请师尊教诲。”

虽行着大礼,但女子的气息,却是明显孤傲不已。

随着女子落了地,绿色的仙气缓缓散开,颜色逐渐减淡,直至完全消散。

她的身后,是视线几近看呆的老生们,望着女子妖媚的身段,每个人心头都是无法言说的情绪。

要面貌有面貌,有身段有身段,且仙力高深,不出两月便入了高手的行列,这样的女子,怕是千百年都难得。

如此想着,所有老生的心头,自是有了另一番思量。

方若站在席绾灯身后离她不过三步远的地方,视线沉着,望看着女子的背影,面色依旧一片朗然大气的模样,心头,却是重重地冷笑了起来。

他怎会不知晓这女子的另一面?

初入东殿不过三日,这看着好似冷傲的女子,便已是主动献身,爬到了自己的床上。

便是天天跟在方若身旁的那些老生都不知晓,原来新入东殿样貌美艳的席绾灯,早就是不干不净了。

也是因此,授礼仪式那日,为何老生们只为难了司马言和墨风禾而放过了席绾灯,全数,不过是受了方若的示意。

一想到那几晚,这女子在自己身下欲仙欲死的模样,方若心头的冷笑便愈发浓郁了起来。

要知晓,这御飞仙诀,也是足足有大半,都是方若手把手教授席绾灯所学习。

什么冷傲,什么孤冷,还不是会为了利益,连自己都会出卖!

“归位吧。”居然并未有多说什么,轻轻然三个字,同先前对方若所说的一样。

未等到居然夸赞的话语,席绾灯垂着的视线里滑过浓重的失望神色,良久后,才轻声应道:“是。”

身形快速而起,一个转身,便要退回自己的站位。

却是在转身的一瞬,对上了方若那双平静得可怕的眼。

那双,分明安安静静,端然大方的眼,可席绾灯,偏生从那平静中看出了一丝浓郁的嘲讽之意。

脚步几不可见地停顿了一瞬,席绾灯不过滑看了方若的眼一瞬,旋即抬步,径直从男子身旁走了过去。

冷眼余光,漠然地瞥看过方若面庞,女子心头的冷笑,同样大盛。

斯文败类!

心头重重地啐了一句,席绾灯已是走过了方若的身旁,回到了自己的站位上。

眼眸垂下,视线抬起,狠意倾泻而出,重重地落在了前方方若的身上。

若不是为了知晓通灵玉的下落,自己何故要那般做?!却没料,到头来,这方若竟是丝毫都不肯告知通灵玉所在!

方若,你既不仁,便别怪我不义!

长春有效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天津有哪些其他医院
贵州癫痫病哪家好
日照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遵义癫痫专科医院有哪些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